Historical patrimony-logo

Historical patrimony

RFI

巴黎市中心跨越第三区和四区的玛莱区是一个热闹的旅游经典。有慕名而来的外国游客,也有法国本地游客,这其中也包括想了解这座城市历史的巴黎人。的确,在这里新潮时尚的表象背后,游客不难发现诸多风格典雅的建筑。它们大多是当年法国皇亲国戚与达官贵族在巴黎修建的别墅,或者说私人公馆。有人甚至认为,这些私人公馆建筑可以与著名的法国卢瓦河畔的城堡齐名。 玛莱区这些公馆建筑可以说记录着法国王朝起落兴衰的一段历史。现代人崇尚去远离市区繁华、有青山绿水的地点选择别墅,玛莱区这些公馆可以说是几个世纪前,常年居住在乡村城堡的法国达官贵族在市区修建的别墅,目的是为了能靠近王朝权力的中心。当然,那个时候的玛莱区只是在多年发展后才有了城市的模样。 玛莱区原本是一片沼泽地,这也是其法语名称Le Marais的原本含义。 十四世纪中叶,当时还是王储的查理五世被巴黎街头的造反活动吓破了胆,担心再次发生冲闯王宫的事件,决定将居所搬出西岱岛,在塞纳河右岸的Saint-Pol公馆落脚,并修建防卫围墙,由此划出的玛莱区自此成为王权的所在地。著名的巴士底狱就动工于这一时期。巴士底原本是在玛莱区围墙外,为保护国王而修建的一座军事城堡。 查理六世此后在玛莱区修建了Hotel des Tournelles公馆。自1436年起的一百多年间,从查理七世国王,到路易十一、查理八世、再到路易十二、到弗朗索瓦一世国王,都在这里居住。王室在1559年亨利二世去世后,才搬离这座中世纪风格的居所,迁往卢浮宫。 王室的所在带动了各方权贵竞相在玛莱区修建别墅。尤其是文艺复兴时期,各种豪华公馆陆续出现。如今的卡尔纳瓦雷博物馆(Musée Carnavalet)就是一座典型的文艺复兴时期建筑风格的公馆。当年是巴黎议会议长Jacques des Ligneris在1548年至1560年间修建的别墅。别墅在1578年易手时,改名卡尔纳瓦雷。 王室搬往卢浮宫似乎也没能影响达官贵族对玛莱区的青睐。亨利四世时期,玛莱区甚至经历了新一波公馆修建潮。当时,宗教战争带来的混乱让巴黎各地建筑遭受不少破坏。亨利四世启动的重建工程让玛莱区再现辉煌。如今被各种奢侈品商店环绕的孚日广场(Place des Vosges)。就是亨利四世下令修建,当时的名称是王朝广场Place Royale。王朝广场的所在地是此前的王室居所Hotel des Tournelles的旧址。亨利四世将广场周边土地分割成大小相同的地段,卖给医生、公证人、军官等等,让他们修建私人公馆,并要求这些私家公馆统一外观。 王朝广场其实在1612年才完工,此时王朝已经江山易主,路易十三登基。尽管路易十四更喜欢在凡尔赛宫居住,但达官贵族并没有离开玛莱区。当然,随着时代变迁,这些豪华公馆的主人也变得多种多样,有法官,有议员,有作家。著名书信作家塞维涅夫人就在王朝广场附近出生,一生中一直都在玛莱区的不同地点居住。 玛莱区的辉煌在路易十四王朝末期已经开始黯淡。达官贵族开始向Faubourg Saint Germain,圣日尔曼区发展,并将在玛莱区的公馆出手,卖给富有的中产阶层,或手头并不宽裕的小贵族。法国大革命的风暴中,玛莱区更失去往日的王朝与贵族景象,教堂、修道院陆续关门,教堂大钟也被拆下,融化、铸铁,变成了大炮的材料。 19世纪时,玛莱区景象更是大为改观,众多商家与手工作坊涌入,豪华的私家公馆或者被卖出易手,或者被洗劫,被占领,许多公馆因为早已人去屋空,而被拆毁,改建成居民住房。好在玛莱区最终在拿破仑三世时期的奥斯曼大兴土木的都市规划中躲过一劫,保持了一定的原有风貌。但二十世纪的城市建设也最终摧毁了多家公馆建筑。 这些记录着王朝历史的公馆的衰落如今引起法国人的注意。从中央政府,到市政府,到民间,都以不同形式投资修复工程。巴黎市政府就承担了前述卡尔纳瓦雷博物馆的修缮工程,希望此处能成为一个讲述巴黎历史的博物馆。在一些历史学者的推动下,玛莱区如今已经作为巴黎历史的见证,成为旅游热点。

巴黎市中心跨越第三区和四区的玛莱区是一个热闹的旅游经典。有慕名而来的外国游客,也有法国本地游客,这其中也包括想了解这座城市历史的巴黎人。的确,在这里新潮时尚的表象背后,游客不难发现诸多风格典雅的建筑。它们大多是当年法国皇亲国戚与达官贵族在巴黎修建的别墅,或者说私人公馆。有人甚至认为,这些私人公馆建筑可以与著名的法国卢瓦河畔的城堡齐名。 玛莱区这些公馆建筑可以说记录着法国王朝起落兴衰的一段历史。现代人崇尚去远离市区繁华、有青山绿水的地点选择别墅,玛莱区这些公馆可以说是几个世纪前,常年居住在乡村城堡的法国达官贵族在市区修建的别墅,目的是为了能靠近王朝权力的中心。当然,那个时候的玛莱区只是在多年发展后才有了城市的模样。 玛莱区原本是一片沼泽地,这也是其法语名称Le Marais的原本含义。 十四世纪中叶,当时还是王储的查理五世被巴黎街头的造反活动吓破了胆,担心再次发生冲闯王宫的事件,决定将居所搬出西岱岛,在塞纳河右岸的Saint-Pol公馆落脚,并修建防卫围墙,由此划出的玛莱区自此成为王权的所在地。著名的巴士底狱就动工于这一时期。巴士底原本是在玛莱区围墙外,为保护国王而修建的一座军事城堡。 查理六世此后在玛莱区修建了Hotel des Tournelles公馆。自1436年起的一百多年间,从查理七世国王,到路易十一、查理八世、再到路易十二、到弗朗索瓦一世国王,都在这里居住。王室在1559年亨利二世去世后,才搬离这座中世纪风格的居所,迁往卢浮宫。 王室的所在带动了各方权贵竞相在玛莱区修建别墅。尤其是文艺复兴时期,各种豪华公馆陆续出现。如今的卡尔纳瓦雷博物馆(Musée Carnavalet)就是一座典型的文艺复兴时期建筑风格的公馆。当年是巴黎议会议长Jacques des Ligneris在1548年至1560年间修建的别墅。别墅在1578年易手时,改名卡尔纳瓦雷。 王室搬往卢浮宫似乎也没能影响达官贵族对玛莱区的青睐。亨利四世时期,玛莱区甚至经历了新一波公馆修建潮。当时,宗教战争带来的混乱让巴黎各地建筑遭受不少破坏。亨利四世启动的重建工程让玛莱区再现辉煌。如今被各种奢侈品商店环绕的孚日广场(Place des Vosges)。就是亨利四世下令修建,当时的名称是王朝广场Place Royale。王朝广场的所在地是此前的王室居所Hotel des Tournelles的旧址。亨利四世将广场周边土地分割成大小相同的地段,卖给医生、公证人、军官等等,让他们修建私人公馆,并要求这些私家公馆统一外观。 王朝广场其实在1612年才完工,此时王朝已经江山易主,路易十三登基。尽管路易十四更喜欢在凡尔赛宫居住,但达官贵族并没有离开玛莱区。当然,随着时代变迁,这些豪华公馆的主人也变得多种多样,有法官,有议员,有作家。著名书信作家塞维涅夫人就在王朝广场附近出生,一生中一直都在玛莱区的不同地点居住。 玛莱区的辉煌在路易十四王朝末期已经开始黯淡。达官贵族开始向Faubourg Saint Germain,圣日尔曼区发展,并将在玛莱区的公馆出手,卖给富有的中产阶层,或手头并不宽裕的小贵族。法国大革命的风暴中,玛莱区更失去往日的王朝与贵族景象,教堂、修道院陆续关门,教堂大钟也被拆下,融化、铸铁,变成了大炮的材料。 19世纪时,玛莱区景象更是大为改观,众多商家与手工作坊涌入,豪华的私家公馆或者被卖出易手,或者被洗劫,被占领,许多公馆因为早已人去屋空,而被拆毁,改建成居民住房。好在玛莱区最终在拿破仑三世时期的奥斯曼大兴土木的都市规划中躲过一劫,保持了一定的原有风貌。但二十世纪的城市建设也最终摧毁了多家公馆建筑。 这些记录着王朝历史的公馆的衰落如今引起法国人的注意。从中央政府,到市政府,到民间,都以不同形式投资修复工程。巴黎市政府就承担了前述卡尔纳瓦雷博物馆的修缮工程,希望此处能成为一个讲述巴黎历史的博物馆。在一些历史学者的推动下,玛莱区如今已经作为巴黎历史的见证,成为旅游热点。

Location:

Paris, France

Networks:

RFI

Description:

巴黎市中心跨越第三区和四区的玛莱区是一个热闹的旅游经典。有慕名而来的外国游客,也有法国本地游客,这其中也包括想了解这座城市历史的巴黎人。的确,在这里新潮时尚的表象背后,游客不难发现诸多风格典雅的建筑。它们大多是当年法国皇亲国戚与达官贵族在巴黎修建的别墅,或者说私人公馆。有人甚至认为,这些私人公馆建筑可以与著名的法国卢瓦河畔的城堡齐名。 玛莱区这些公馆建筑可以说记录着法国王朝起落兴衰的一段历史。现代人崇尚去远离市区繁华、有青山绿水的地点选择别墅,玛莱区这些公馆可以说是几个世纪前,常年居住在乡村城堡的法国达官贵族在市区修建的别墅,目的是为了能靠近王朝权力的中心。当然,那个时候的玛莱区只是在多年发展后才有了城市的模样。 玛莱区原本是一片沼泽地,这也是其法语名称Le Marais的原本含义。 十四世纪中叶,当时还是王储的查理五世被巴黎街头的造反活动吓破了胆,担心再次发生冲闯王宫的事件,决定将居所搬出西岱岛,在塞纳河右岸的Saint-Pol公馆落脚,并修建防卫围墙,由此划出的玛莱区自此成为王权的所在地。著名的巴士底狱就动工于这一时期。巴士底原本是在玛莱区围墙外,为保护国王而修建的一座军事城堡。 查理六世此后在玛莱区修建了Hotel des Tournelles公馆。自1436年起的一百多年间,从查理七世国王,到路易十一、查理八世、再到路易十二、到弗朗索瓦一世国王,都在这里居住。王室在1559年亨利二世去世后,才搬离这座中世纪风格的居所,迁往卢浮宫。 王室的所在带动了各方权贵竞相在玛莱区修建别墅。尤其是文艺复兴时期,各种豪华公馆陆续出现。如今的卡尔纳瓦雷博物馆(Musée Carnavalet)就是一座典型的文艺复兴时期建筑风格的公馆。当年是巴黎议会议长Jacques des Ligneris在1548年至1560年间修建的别墅。别墅在1578年易手时,改名卡尔纳瓦雷。 王室搬往卢浮宫似乎也没能影响达官贵族对玛莱区的青睐。亨利四世时期,玛莱区甚至经历了新一波公馆修建潮。当时,宗教战争带来的混乱让巴黎各地建筑遭受不少破坏。亨利四世启动的重建工程让玛莱区再现辉煌。如今被各种奢侈品商店环绕的孚日广场(Place des Vosges)。就是亨利四世下令修建,当时的名称是王朝广场Place Royale。王朝广场的所在地是此前的王室居所Hotel des Tournelles的旧址。亨利四世将广场周边土地分割成大小相同的地段,卖给医生、公证人、军官等等,让他们修建私人公馆,并要求这些私家公馆统一外观。 王朝广场其实在1612年才完工,此时王朝已经江山易主,路易十三登基。尽管路易十四更喜欢在凡尔赛宫居住,但达官贵族并没有离开玛莱区。当然,随着时代变迁,这些豪华公馆的主人也变得多种多样,有法官,有议员,有作家。著名书信作家塞维涅夫人就在王朝广场附近出生,一生中一直都在玛莱区的不同地点居住。 玛莱区的辉煌在路易十四王朝末期已经开始黯淡。达官贵族开始向Faubourg Saint Germain,圣日尔曼区发展,并将在玛莱区的公馆出手,卖给富有的中产阶层,或手头并不宽裕的小贵族。法国大革命的风暴中,玛莱区更失去往日的王朝与贵族景象,教堂、修道院陆续关门,教堂大钟也被拆下,融化、铸铁,变成了大炮的材料。 19世纪时,玛莱区景象更是大为改观,众多商家与手工作坊涌入,豪华的私家公馆或者被卖出易手,或者被洗劫,被占领,许多公馆因为早已人去屋空,而被拆毁,改建成居民住房。好在玛莱区最终在拿破仑三世时期的奥斯曼大兴土木的都市规划中躲过一劫,保持了一定的原有风貌。但二十世纪的城市建设也最终摧毁了多家公馆建筑。 这些记录着王朝历史的公馆的衰落如今引起法国人的注意。从中央政府,到市政府,到民间,都以不同形式投资修复工程。巴黎市政府就承担了前述卡尔纳瓦雷博物馆的修缮工程,希望此处能成为一个讲述巴黎历史的博物馆。在一些历史学者的推动下,玛莱区如今已经作为巴黎历史的见证,成为旅游热点。

Language:

Chinese


Episodes

文化遗产 - 考古发现非洲最古老的人类墓穴

5/12/2021
一个国际研究团队在5月6日的《Nature》杂志封面上发表了一项新的研究,详细介绍了非洲最早的现代人类墓地。一名2.5岁至3岁的婴幼儿的遗体被发现时呈弯曲的姿势,被故意埋在一个浅墓穴中,就在这个洞穴的遮蔽部分下面。墓葬的发现意味着更多关于智人早期复杂社会行为的证据。 这项研究说,尽管非洲是最早出现现代人类行为迹象的地方,但关于非洲墓葬的早期证据很少,而且往往模棱两可。因此,我们对人类诞生这块大陆上殡葬习俗的起源和发展知之甚少。不过,一名7万8千年前被埋葬在潘加·赛义迪(Panga ya Saidi)地下洞穴遗址口的儿童正在改变这一现状…… 潘加·赛义迪一直是研究人类起源的重要地点,从2010年开始挖掘,是德国马克斯-普朗克人类学研究所(MPI)和肯尼亚国家博物馆的考古学家长期合作项目的一部分。 项目首席研究员、MPI考古系主任Nicole Boivin教授说:“当我们第一次访问潘加·赛义迪时,我们就知道它很特别”,“这个遗址真的是独一无二的。它有着78000年早期人类文化、技术和象征活动的非凡记录。”...

Duration:00:05:45

文化遗产 - 凡尔赛宫路易十五私人办公室翻修完工静待游客

5/5/2021
新冠疫情下的封城禁足措施虽然令名胜古迹失去了游客,但不少文化遗产也借此机会得以翻修一新,扫去岁月的痕迹,以重新找回的辉煌,期待游客归来。凡尔赛宫内路易十五的私人工作室就是其中一例。 路易十五时期,建筑师Ange-Jacques Gabriel将 路易十四时期的一个庭廊改装,在卧室、浴室和客厅之外,还为国王设计了这间工作室。据说,喜欢安静独处的路易十五经常在这里处理信函。这间在象征着权力中心的王家宫殿内的私人工作室被看作是凡尔赛宫的一个非常标志性的设计, 工作室内原本有多张扶手椅、座椅,两张可移动的小桌儿,还有一道屏风。洛可可风格的壁炉前设有挡板。不过,房间里虽然当年有不少家具,但其实只有少数人被允许进入。室内装潢十分精致,地面是凡尔赛宫的典型装饰,室内镶板精雕细琢,镜框是棕榈叶、花环和百合花图案组成的镀金木雕。樱桃大理石的壁炉装饰有孩童嘻嘻的图案。所有镀金装饰经过修复如今重放光芒。墙壁也采用当时王家偏爱的乳白色原样粉刷。据介绍,历史上,王室偏爱这种乳白色,认为这种颜色更高雅。整个房间的设计与装饰都体现着路易十五最看中的实用与和谐。...

Duration:00:04:25

文化遗产 - 古埃及“失落的黄金城市”:尘封三千年后重建天日

4/21/2021
新冠疫情令全球旅游业陷入停顿。但古埃及的地下宝藏似乎难耐游客了了的寂寞,考古发现接二连三。继萨卡拉死者之城、等一系列发现之后,被看作是世界最大露天博物馆的卢克索又发掘出距今可能有三千年历史的古埃及城池遗址。美国霍普金斯大学埃及学学者Betsy Brian认为,这是自古埃及法老图坦卡蒙墓以来的最重要的考古发现。 这座被称作“失落的黄金城市”的都城遗址位于尼罗河西岸,在卢克索附近拉美西斯三世法老神庙和阿蒙霍特普三世神庙之间的地段,遗址整体保存完好。考古工作自2020年9月开始,不仅在这里发现了数百件陶器、小件雕塑、首饰、护身符等物件,而且还发现了酒品、肉干等见证着古埃及人日常生活的食品。据介绍,这座城池有三座王宫和一个行政与制造中心。考古人员也得以出土了一个包含“面包房”在内的准备食物的区域、一个行政区和一个建筑作坊。 泥砖砌成的断壁残垣、有时高达3米的房屋墙壁、连接不同建筑的街道等等,任由观者想象这座城市当年的生产,生活景象。有些房屋摆满了日常生活用具。埃及最高文物委员会秘书长瓦齐里(Mostafa Waziri)向法新社表示,这里发现的不仅仅是一座城市,...

Duration:00:05:06

文化遗产 - 社会住房典范:巴黎西南红岗花园城

4/20/2021
两年多来,位于巴黎西南郊区Châtenay-Malabry沙特奈-马拉布利的一片占地70公顷的社会住房建筑群的翻修-改建工程项目引发舆论关注。不仅一些协会组织认为改建方案将破坏这个社会住房的杰作,一些国际知名的建筑大师近日也联名上书文化部长,要求保护这个上世纪乌托邦式城市建设构想的代表作;文化部长巴什洛也承诺愿意推动将这个城区列入杰出遗产名录,加以保护。这就是花园城市,红岗花园城,cité-jardin de la Butte-Rouge. 花园城市设想最早在19世纪末,由英国城市规划师艾比尼泽-霍华德(Ebenezer Howard)提出。这种城区的特点是不同形式的住宅及各种公共设施,环绕绿地而建,以此方便建立邻里关系。这种城建构思很快被不少欧美国家借鉴。1916年,法国塞纳省公共住房事务处在亨利-塞利耶Henri Sellier的领导下,环绕巴黎,兴建了16座花园城市,以解决大批劳工进城带来的住房问题。红岗花园城就是其中之一。而红岗又以其占地面积之广,以体现着包豪斯风格的现代主义风格建筑、以因建筑时期不同而多样的形式、以及别致的景观设计,而在这些花园城市中别具一格。...

Duration:00:06:20

文化遗产 - 巴黎圣母院大火两周年 一窥修复工程进度

4/14/2021
世界文化遗产古迹建筑巴黎圣母院历经惨烈祝融即将届满两年之际,人们终于得以进入这个古老大教堂工程的心脏地带。 虽然安全固桩阶段尚未完全完成,但巴黎圣母院已经准备开始进入其修复工程阶段,而且一直朝着一个目标走,也就是:2024年重新对外开放。 我们所看到的比较是金属而不是石块建材的...两个月来,2019年4月15日被大火吞噬的巴黎圣母院,其工程已经发生了变化。 在圣母院的外面,那些《被严重烧毁部分》已经摆脱了那些去年11月拆除的被煅烧了一半的笨重金属铁塔堆。然而,在圣母院的里面,气势磅的工程手脚架,这些鹰架到处生出,俨然成了一片森林。 甚至往往使得偌大教堂变得让人几乎无法辨认,看不出有何用处,但就是在这些鹰架如花开放般的丛林中有一个新的春天的征兆:虽然缓慢,但可以肯定的是,工程正朝向修复阶段过渡。...

Duration:00:06:36

文化遗产 - 奥赛博物馆是否应该加上德斯坦的名字?

4/7/2021
法广曾经在此前的文化遗产节目中向大家介绍了法国文化部长应该在三月底之前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递交法国申请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的名单,文化部长应该在被精心挑选出的三个项目,巴黎的锌皮屋顶覆盖传统工艺,法国东部茹拉省的历史悠久的葡萄节以及法国人日常生活的象征长棍面包,三者之间挑选其中之一,不出舆论所料,文化部长果然选择了长棍面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在明年秋季宣布是否批准法国的申请。不过,长棍面包并不是我们今天节目的话题,法国文化部长在宣布上述选择的同时作出了另一大重要的声明,法国巴黎著名的印象派博物馆奥赛博物馆的名称上将加上去年12月份辞世的法国前总统德斯坦的名字,准确地说,不仅仅是奥赛博物馆,就连塞纳河对岸的橘园博物馆也将被加上德斯坦的名字,橘园博物馆珍藏着印象派画家莫奈的闻名全球的水仙花画作,它于2010年被纳入奥赛国家博物馆。法国文化部长在宣布上述决定时表示,这是她与总统协商之后作出的决定,因为德斯坦总统曾经为奥赛博物馆的诞生作出了重大的贡献。...

Duration:00:06:35

文化遗产 - 诺鲁兹节——延续了三千年的古老节日

3/24/2021
刚刚过去的周末是中东,中亚地区甚至包括巴尔干半岛在内的十多个国家三亿多人的共同节日,诺鲁兹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曾经在2009年九月将该节日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名单,2010年,联合国大会以全票支持的表决结果通过议案,将3月21日定位国际诺鲁兹文化以及和平日,该议案的起草国家包括阿塞拜疆,阿富汗,土耳其,土库曼斯坦,吉尔吉斯坦,卡萨科斯坦以及塔吉克斯坦。如果说,诺鲁兹节 今天在前苏联国家往往被认为是一个与伊斯兰有关的节日的话,这个拥有三千多年历史的古老节日起源于伊斯兰教产生之前的波斯,途径中亚国家传播到阿富汗,与印度等国,今天依然是中国西部新疆维吾尔族人以及哈萨克族人的节日,它的庆祝方式同中国的春节极为相似。它同中国的农历新年一样被列入法国大巴黎地区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每年3月21日的前后,巴黎大区的伊朗,印度以及阿富汗移民都会庆祝这一共同的节日。在今天的文化遗产节目中,要向大家介绍一下这个源自波斯的古老的节日。...

Duration:00:05:36

文化遗产 - 长棍面包还是巴黎的锌片屋顶传统工艺 巴黎申遗的两难选择

3/10/2021
每年的三月份是各国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递交名单的月份,申请要求教科文组织将本国的文化古迹或者传统工艺与节日列入世界文化遗产以及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单。法国文化部长必须在本月中旬在以下三者之间作出选择:其一是巴黎建筑传统的锌皮屋顶工艺,其二是法式的长棍面包,其三是法国东部汝拉省的传统葡萄酒节。文化部长将他的选择递交给总统之后,再由总统正式代表法国将上述三项选择之一递交给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按照2003年联合国制定的公约,包括法国在内的已经拥有多处物质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国家不可以每年递交申请,而只能是每两年一次,今年递交的申请必须等到明年才能够获得审议结果。 事实上,在上一次的推荐活动中,巴黎的锌皮屋顶覆盖工艺就早已进入了最后三名,但是,最终却被海外省马提尼克省的一种传统船只yole所打败。教科文组织将其列入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中的“良好行为“栏目。...

Duration:00:05:30

文化遗产 - 埃及木乃伊黄金舌头 考古学家亚历山大港新发现

3/3/2021
本次节目要为大家介绍的是考古学家在亚历山大港附近新发现一群含着黄金包纸舌头的埃及法老王时代木乃伊。 一个名叫埃及-多米尼加考古任务团体,在亚历山大发现了口里含着黄金舌头的一群木乃伊。年代约在200年左右。这是埃及当局向法新社指出的。 这个考古行动结果,在埃及北部的亚历山大的西部,塔波里斯·麦格纳(Taposiris Magna)的神庙里,发现了16个挖掘埋葬在岩石里的坟墓,这是埃及古文物部在公报中指出,公报同时也说明,所采用的这种技术在希腊及罗马时代就很普遍了。 这些坟墓中放有几个木乃伊“保存状况差劲”,但其中包含有“以舌头状金箔包裹起来的护身符”。 卫生部说,这些金箔纸包裹的舌头形状护身符是放置在死者的口里, 根据在其他地方观察到这一种做法,在习俗上 “以确保他们可以在未来世界里讲话。” 这位埃及部长在接受法新社采访时援引这项任务负责人凯瑟琳·马丁内斯担任的话说, 其中有两个木乃伊特别引起了科学家的注意。 X2第一个木乃伊,“保留了包裹的带子,以及部分的硬纸板,和部分包裹着木乃伊的一层胶合的亚麻布,并图上了灰泥和油漆,上面贴有镀金的死神奥西里斯(Osiris)雕像”。...

Duration:00:03:22

文化遗产 - 巴黎圣母院教堂周遭区重建设计国际竞标今春启动

2/24/2021
被大火焚烧的巴黎圣母院教堂,其周围地区的重建建筑设计国际竞赛将于今年的春季启动。 这个当初原本计划于去年秋末举行的巴黎圣母院附近地区重建国际建筑投标竞赛,一直要到春天才开始。 2月10日的周三,由负责监督追踪此案的国民议会的委员会听取了巴黎市政府第一副市长格雷戈尔(Grégoire)的进一步说明重建工作的进度表和政府当局设定优先工作项目。 虽然这项计划在行事进程上延后了几个月,但对其开始重建并没影响。根据这位官员代表指出,如果进行顺利,他将在2025年开始重建工程,也就是在教堂建筑体的工程完工之后进行。至少是在这个重大工程部分完成后才进行。由于该场地在巴黎圣母院的周围附近,尤其是圣母院著名的Algécos村的工程,导致无法在先前的日期开始这项工作。 巴黎第一副市长格雷戈尔进一步指出,这个延后的截止日期将让我们可以在“数月”当中,来进行广泛的公民咨询。 这项建筑竞赛的规格将在4月的巴黎市政府委员会上进行审议,并且仍将由“非常积极介入参与”的爱丽舍宫进行适度的修改和调整。...

Duration:00:04:41

文化遗产 - 法国巴黎天主教珍宝教产 旁波孔特旅馆历尽沧桑

2/17/2021
今天要介绍的是位于巴黎第七区街道12 rue Monsieur的一座18世纪由法国建筑师博尔钮(Brongniart)打造的古老珍宝建筑物:旁波孔特旅馆(Hôtel de Bourbon Condé)。不过,在几经波折、历尽沧桑后,它最终被天主教会的东家以6600万欧元价格卖给了阿拉伯巴林王室。 在现今天主教经济能力减弱的势头下,许多天主教会的历史性古迹建筑物正面临如何维持修护,或者干脆出售的解决办法。这个旁波孔特旅馆建筑物也是在无法支撑其维修费用下,最终忍痛以6600万欧元的价格卖给了阿拉伯国家的巴林王室。 在法语上,对于位于巴黎市左岸重地的天主教会会的这类古老、珍贵值钱宗教财产建筑有一个历史性的特别称呼:cornette d’or。 这些黄金般珍贵宗教建筑的平方米空间,通常配备有花园,而在当今世代,这种花园建筑物已属极其少见,也就成了稀有历史珍宝。巴黎第七区的这个旁波孔特旅馆也就属于这一类建筑物。 人们若想要知道天主教会团体在巴黎所拥有建筑物面积的准确数字,是很难获得的。法国天主教会的大组织拥有0,3 %...

Duration:00:05:18

文化遗产 - 佳士得拍卖墨西哥文物引发争议

2/10/2021
您或许还记得,十多年前法国著名时装设计师伊夫 圣罗兰去世之后,他所收藏的一件中国圆明园的文物在巴黎拍卖曾经在中法两国之间掀起欣然大波,经过几年的反复周折之后,最后,由法国著名奢侈品大亨皮诺家族(François Pinault)在2013年将圆明园青铜器完璧归赵,当然,有评论认为皮诺家族因此在中国获得的经济利益应该远远超出文物的市场价值。今天类似的事件似乎正在墨西哥与法国之间重演。 国际知名的拍卖公司佳士得集团Christie’s二月九日在巴黎拍卖了39件来自南美的前哥伦布时期的文物,这些文物来自智利,厄瓜多尔以及墨西哥。墨西哥当局在拍卖举行之前就正式向法国当局以及佳士得集团提出呼吁,要求取消拍卖并且将文物归还给墨西哥,因为他们属于墨西哥的文化遗产。 就在拍卖会举行的当天,墨西哥国家人类学与历史学学院(Inah)的院长 普利耶陀(Diego...

Duration:00:05:23

文化遗产 - 受疫情重创,尚蒂伊城堡亟须国家救助

2/3/2021
新冠病毒疫情重创法国旅游业,自然也使作为法国旅游业重要支柱的各文化场所因失去游客收入而陷入财政困境。位于巴黎北郊的尚蒂伊城堡为此在年初向法国总统求助,以度难关。 尚蒂伊城堡虽贵有法国第二大古代艺术收藏,但地位特殊, 原则上既不是国家所有产权,也不是私人所有产权。 这种在疫情带来的危机中凸显尴尬的特殊性来自城堡最早的主人奥尔良亨利公爵的遗嘱。尚蒂伊城堡的古代艺术品收藏与图书馆都缘于这位曾经是法属殖民地阿尔及利亚总督的政治人物。1886年,他立下遗嘱,决定将尚蒂伊城堡、附属建筑以及全部收藏,一并转交给法兰西学院继承,作为他对入选法兰西学院下属的法兰西学术院院士的答谢,也是他不想让这座方圆7千800多公顷的城堡落入第三共和国政府之手的折中选择。他的遗嘱非常明确,不仅城堡建筑内外结构不得有任何改变,而且数千件收藏品以及画作均不得旅行、不得外借或售卖。就连画作的悬挂摆放方式都不得改动。城堡可以有新的收藏,但却不能将自身收藏品与他人交换。这些条件永久有效。倘若有违反,其产权继承即宣告无效。奥尔良亨利公爵的后人可以立即收回产权。 据城堡目前的总经理Christophe...

Duration:00:04:53

文化遗产 - 欧贝维利耶维尔蒂工人花园:承载历史的城市田园

1/27/2021
在巴黎北郊欧贝维利耶(Aubervillier)有一片面积两万多平方米的开阔绿地。与人工设计规划而成的公园不同,这片绿地被无数质地不同的篱笆间隔开来,或是花园,或是菜园,或者二者兼而有之。有需要弯腰俯身捡拾的蔬菜,也有需要仰头伸臂摘取的果实。没有主题园区,但杂乱与无序间在城市的钢筋水泥建筑群中,散发出一种乡土的盎然生机。这就是见证了欧贝维利耶从乡村走向工业化城区变迁的维尔蒂工人花园:Jardins ouvriers des Vertus 工人花园的来历 的确,充满乡土气息的工人花园其实是工业革命的产物。19世纪末,随着工业化生产的推进,大批农业人口脱离他们熟悉的土地,涌入新兴的工业城区务工,开始另一种全新而陌生的生活。一种结合住房与花园的工人城应运而生。但工人花园的出现还要归功于一位名叫 勒米尔(Lemire)的天主教神父。勒米尔神父也是议员。他在1896年建创立了地球之角与家园联盟(Ligue du Coin de la Terre et du...

Duration:00:06:22

文化遗产 - 疫情下,法国文化掌上明珠美食业受巨大冲击

1/20/2021
自新冠疫情肆虐全球并在法国境内快速蔓延以来,法国人引以为傲且举世闻名的餐饮行业,这一法国文化遗产的运营和延续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新年过后,法国的餐馆老板和大师傅们原指望着1月20日号能重新开门迎客,但随着疫情仍未得到明显好转,他们自去年11月第二次封城后关闭的店铺将很难在短期内开张,不少从业人员则以集会示威等方式向政府和社会表达着他们的心声。 去年11月24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在发表讲话中曾为法国餐饮业重新开张的日期立下了条件。他在当时解释说,“如果确证病例数量保持在每天5000例以下......,餐馆就能重新开业”。法国总理卡斯泰也于14日就政府应对新冠疫情采取的措施宣布更新。但餐饮业从业人员希望饭店开张的希望将难以在短期内实现。作为对疫情中被迫关门的餐馆和酒吧们的支持,他们的老板可以申请从法国政府设立的团结基金中获得经济支持。对一家餐馆来说,每月援助金额上限为1万欧元,或可申请其2019年同期营业额20%的经济支持。去年11月底,这种支持申请的最高上限被提高到了每月20万欧元。...

Duration:00:05:38

文化遗产 - 乌克兰与俄罗斯的甜菜汤故乡争议与中韩泡菜大战

1/7/2021
乌克兰的一名厨师在圣诞节前夕提议将东欧地区的一道家常菜“甜菜汤”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名单,并且明确其来源是乌克兰。而一直到今天为止,无人关心甜菜汤究竟是俄罗斯菜还是乌克兰菜。这位乌克兰厨师向媒体表示,在世界上任何国家的餐厅,只要菜单上有甜菜汤,就会被标上俄罗斯的标签。这是令人难以置信的,这就是为什么他认为有必要将乌克兰的甜菜汤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名单以正其名,向全世界展示乌克兰甜菜是乌克兰文化的一大重要组成部分。 对此,俄罗斯外交部门迅速回应说,甜菜汤在东欧多个国家都是家常菜,除了俄罗斯,乌克兰之外,白俄罗斯也是甜菜汤的故乡,不过,乌克兰方面强调说,甜菜汤的最早记载出现在16世纪一名游客对乌克兰基辅的游记上。 所谓甜菜汤,就是以生甜菜为主的汤食,在一个世纪前的中国上海曾经也被叫做罗松汤,这其实就是俄罗斯一字的音译,之后,罗松汤的菜谱逐渐被修改,甜菜也逐渐被番茄酱所取代。总之,甜菜汤在东欧与北欧制作的方式丰富多样,主要是在煮成红色的甜菜汤里添加各种各类 的蔬菜,土豆,胡萝卜,白菜以及牛肉,猪肉等等。...

Duration:00:05:11

文化遗产 - 萨那古城

1/5/2021
萨那古城,位于也门的东部,拥有优美的自然景色和众多的名胜古迹,1986年,作为文化遗产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世界遗产委员会描述:萨那坐落于海拔2200米的山谷里,人类在那里的居住历史已超过2500年。在公元7世纪和8世纪期间,这座城市成为伊斯兰教的主要传播中心。其中的政治和文化遗产包括103座清真寺、14座哈玛姆寺和6000间会所,全部建于11世纪前。萨那城的多层塔楼为景点增添了美丽。 萨那古城至今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自古就是阿拉伯半岛的交通要冲。早在公元前10世纪,萨那就是萨巴王国的一个要塞。公元2世纪萨那古城逐渐成为宗教和贸易中心。萨那城堡建于古代萨巴王国之地。公元3世纪,在城堡外西南面修建了著名的古丹宫。萨那城则是围绕着这些公共建筑发展而来,先是在东面,之后向西扩展。...

Duration:00:06:06

文化遗产 - 新冠疫情之祸殃及文物保护

12/9/2020
新冠病毒疫情虽然迫使很多文化场所游客稀少,迫使很多人禁足居家,但这并没有能阻止文物走私活动继续。恰恰相反。有关专家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打击文化财产非法进出口和非法转让公约签署50周年之际,提醒国际社会关注新冠疫情给文化遗产保护带来的不利影响,尤其是关注在网络上大幅上升的非法文物交易。 的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注意到,在疫情期间,博物馆成为盗窃目标,考古场地盗掘案例惊人,网上艺术品商场销量大幅上升,而且交易速度加快。 首先,博物馆或考古挖掘现场等地因为新冠防疫措施而或关门,或停工,正常的监控、巡视等防范保护措施部署减少,为偷盗和抢劫提供了可乘之机。今年3月底,因为疫情而闭馆的一家荷兰博物馆就发生梵高画作被窃事件。盗贼破门而入,然后骑摩托扬长而去。因严重火灾受损的巴黎圣母院修复过程因封城防疫措施而停工。期间也发生过圣母院建筑的砖石偷盗未遂事件。而据国际刑警组织打击艺术品走私贩私行为部门的协调人Corrado...

Duration:00:05:24

文化遗产 - 萨卡拉古埃及死者之城的考古新发现

12/2/2020
孟菲斯是古埃及时代的一座城市,萨卡拉(也有译作萨加拉)则是这座城市当时的大型墓地。它因此也被称作“死者之城”。这两地因为保留着许多墓室、庙宇和金字塔而被看作是远古世界七大奇观之一,早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但考古人员在这里仍然不断有新的发现。2020年11月14日,埃及有关部门举行隆重仪式,向世人展现萨卡拉最新出土的百余件保存完好的密封棺木。 这些棺木均来自对萨卡拉三座12米深的墓穴竖井的考古挖掘。据介绍,这些棺木都有至少两千年的历史。被认为是大约公元前700年到公元前300年古埃及晚期和公元前323年到公元前30年托勒密时期的高阶首领的棺柩。在考古人员开启的一座灵柩中,人们可以看到一个被绘有彩色古埃及象形文字装饰的裹覆布包裹的木乃伊。 同期出土的还有40多件古代神灵雕塑和墓葬面具。 据埃及古物局最高理事会秘书长Mostafa Waziri介绍,考古人员还在一个第六王朝的法官的墓穴中,发现了两尊精美的木雕,其历史可能超过四千年。...

Duration:00:05:04

文化遗产 - 法国女权组织举办妇女文化遗产日

11/25/2020
您刚才听到的是西方古典音乐史上最具有影响力的作品之一,这是一组为键盘独奏乐器而创作的练习曲,叫做《平均律键盘曲集》,他的作者一直被公认为是十八世纪德国著名作曲家约翰·塞巴斯蒂安·巴赫,不过,2006年一位澳大利亚乐队指挥与音乐史研究专家 亚威斯(Martin Jarvis)公然提出异议,认为该系列作品中有许多是出自巴赫的第二位夫人安娜 马德兰娜(Anna-Magdalena)的手笔,虽然他的观点受到专家的广泛质疑,但是这位学者一再坚持自己的观点,并且从乐谱的字迹的行文速度以及质量上为自己的立场寻找依据。成为近年来有关古典音乐史的一次最引发争议的事件。有意思的是,上述争议为法国的女权组织举办妇女文化遗产日提供了灵感。 关注法广文化遗产专题节目的听衆朋友们或许已经听说过每年的九月中旬,也就是开学之后的第二个周末是法国的文化遗产日,在这个周末,法国几乎所有的著名的建筑都对外免费开发,包括平时不开放的政府机关部门建筑,例如总统府爱丽舍宫以及总理府马迪尼翁宫等等,利用文化遗产日来浏览法国的闻名古迹,是每年秋季开学之后,法国社会的一个盛大的文化活动。...

Duration:00:06:07